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你是我親愛的少年,走失在時光的河邊。你是我親愛的少年,打馬燈過剩下想念。你是我親愛的少年,在記憶裡銘心的甜。 『你說,陽光下是你給的影子』 喜歡在陽光下佇立著,然後回過頭看打在地上的影子,彷彿一道季節的方程,形成一股股哀傷的氣流,開始無孔不入的侵蝕。多少個細數陽光的日子,在一路向陽的旅途中未曾改變,預謀著一場沒有演員的電影與憧憬的世界。貼心的冬日的風,出其不備地在湛藍的天穹掠過,打散了才剛剛合起的雲,然後往不同的方向飄去。我看著你,你看著我,在人山人海中離去。是誰曾說過,以靜默對待是最好的姿態。然後我屏息,用左耳聽見你離去。兩個聲音響起,一個是過往,一個是如今,我不知道該聽從誰。慌亂中閉上眼在黑暗中逃離。老唱片在手心不停地轉,打磨著時光的影子。所有的青春紋路都認真地記錄下,一紋一路都是它滄桑的腳印。在蹉跎的歲月中越顯光滑,它就隨著手心的繭在筆尖裡放下,輕輕地、漸漸老去。雨下一半,你說過別再戀昨天二字。我是不憂傷的,不過喜歡寫一下在你們看來的,關於憂傷的文字。聽著輕音樂,很有味道的。所有摻雜了憂傷的東西都會很纏綿,會有很多特別的顏色。我是愛笑的,難過只會斷斷續續的跟著,所有的都會留起一般,快樂的憂傷的。那麼,很多東西也會被時光輕輕掩蓋,昨天拼湊不完美起來,你就遊走。 『在昨日悄然掠過的時光剪影』 情緒被拉長著,還是怕會忘記,白紙黑字地寫下你們的名字。像一個個雀躍的音符在手心裡跳動,在回憶的河裡彈奏。其實我都已習慣,都早已經習慣沉默,就如你多年的不打擾。那麼,我也該學會不被打擾。安安靜靜的,昨日剪影掠過。其實你並不帶走什麼,只是留下了一場路過,也許這樣對我們都好一點。一開始就是注定的事情,就像安徒生童話裡已經有了結局的故事,沒有誰能改寫他的劇本。反覆練習過多少個再見相遇的場面,揮一揮手還只是剩下背影的畫面。是你告訴我會在黃昏下的城碰頭,可我卻找不到你了。有人說,你朝背著我的方向走了。走了,也許不會再回來了。多少愛情的傷口,會漸漸消失在愛被風乾以後,然後打散在一路的旅途。悲壯的結局將疼痛推入深淵,那些作品在昨天開始被撕裂,萬劫不復。多少的洪荒,還是抵擋不住那些所謂的憂傷。一直在想,你會在那個路口離開,頭也不回地背對著我揮揮手,就這樣遠去。然後我會在哪個出口遇見誰,他會對我伸出手,寵溺地說,讓我們一起去。我們一起走吧,一起走。那麼,請你將我遺忘。在時間的軌道中,漸行漸遠漸無書。朋友也好,情人也罷,到最後還是要分開。我們從來不知道,一個人會與你合唱多久,不被遺忘多久,被想念多久。 『要以多少時光,斷章那一抹荒涼』 人的一生在愛情這條路上會遇見兩個人。一個用來遺忘一個用來相伴。第一個人就是用來教你學會遺忘的,他的回憶影子會活在你的心裡,陪著你走很久很久。在他身上或許有你很多無法磨滅的曾經,還有開心的,難過的很多第一次。那麼,還有一個是與你攜手到老的,你們的愛會淡淡的,相守到老。執子之手,會拐很多彎才來。也許在你年少中認定的人,是你用半生想去忘的人。所以,請別給自己的愛下定義。你不知道自己會在什麼時候真正愛上一個人。 做一個旁觀者,在北半球裡一個人勇敢著。坎坎坷坷走出一條路,播撒下所有時光的種子。我的向日葵,陪你等天亮。我穿街走巷,不過是想尋覓,把你一直期許的陽光裝進背囊。古老的街道,紅磚黛瓦。還有不知名的籐條爬上小山坡。我夢見初遇你時的樣子,所有的愛與包容,還有,那一紙維護。 『我一路走來,卻沒人等待』 我夢過,對面的那片海。然後,想你的時候,你會不會,剛好也在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