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早餐吃的很鬱悶。點一碗粉絲十幾分鐘都沒端來,同去的都快吃完了,磨磨蹭蹭終於來了,只挑了兩口,強烈的異物感堵塞在咽喉造成吞嚥困難,我努力用舌尖把食物往外拖,居然抽出一根膠質帶,綠的!他們怎麼這麼粗心呀,把包裝袋弄到粉絲裡去了,不過經過高溫消毒應該不要緊,我繼續吃,卻又挑出一根白色的膠質帶!敢情粉絲是用膠質做的,以後再不吃了,我甩碗就走。 我乘坐的汽車是輛豪華大巴,類似漢安高速的那種,不過無法界定屬公汽還是長途,大約四五十分鐘的車程。上去的時候已經不存在緊挨的兩個座位,我看前方靠窗還有個空位,就走過去,沒想那黑瘦且禿頂的男人面無表情,連身子都不側一下,這讓我十分惱火。我本來並不討厭禿子,反而覺得他們聰明絕頂,挺可愛的,但我的朋友卻非常討厭禿頂的人,說顯老又顯丑,叫人慘不忍睹。聯繫身邊這人的表現,我發現,禿子原本就很可惡,他的聰明大都是那種精於算計的自私的小聰明。 車窗外,秋天的風景一掠而過,迎風搖曳的道旁樹,果實纍纍的田野,肅穆空靈的遠天,我很喜歡這樣賞景的角度,這個時候,我音樂都不想聽,只想專注的用眼觸摸,用心感受。但女售票員扯著極度嘶啞的粗嗓門聒噪個沒完,一會兒打手機,一會兒嘀咕著關窗戶,一會高談闊論,我甚至害怕問她,為什麼我兩人的票只給一張,我怕她沒完沒了的用噪音謀殺我。毫不誇張的說,她的聲音像鬼魂,極具驚悚效果,完全能夠勝任《殭屍》等恐怖片的配音工作。但更為驚悚的是,禿頂男人打瞌睡時腦袋撥浪鼓似的,搖晃著向這邊靠過來,嚇得我立馬開窗,讓涼風吹醒這傢伙,以防我的胃出現痙攣。 很快就過江了。今天的長江顯出少有的理智,平靜緩慢的流淌,像一匹綿長的綢緞鋪開,江面上一絲霧的蹤影都沒有,點點白鷗,萋萋芳草,以及來往船隻,皆一覽無餘盡收眼底,假如極目放眼,還可以看到更遠的碧空。只是這斜拉橋上巨幅的廣告牌多少有些礙眼,最起碼分散了人們與長江親密接觸的注意力。你瞧見的是孫紅雷,他端著一杯枝江王,眼神詭秘而挑逗,彷彿在說一句台詞:我喜歡潛伏,刺激! 街上的主旋律仍舊是中秋節,在商家看來,中秋不應該僅僅吃月餅賞月,應該大規模購物,購房,購車,美容,上館,旅遊,巴不得所有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成冤大頭,這才叫物質文明,這才叫人文社會,而自身的服務永遠跟不上消費水平。有人說,在中國,富很簡單,貴卻很難,細想,有幾分道理。前幾天我給辦公室的同事們出了一道選擇題:你願意當沒落貴族還是願當暴發戶?年輕人都願意當暴發戶,因為有錢不僅能使鬼推磨,還能使磨推鬼!而年長一點的都認為暴發戶心態不好,素質偏低,還是願當貴族,儘管沒落。似乎扯遠了。其實今年的中秋挺沒味的,月亮這沒心沒肺的東西,老早就躲在雲層裡整夜都不現身,辜負了那麼多人的仰望和賞識,難道竟沒絲毫愧疚之感嗎?她有什麼值得拿腔拿調居然千呼萬喚不出來?不就是一堆冷冰冰的石頭借太陽的光在夜晚炫耀一下嗎?我在腹誹月亮的時候,一抬眼看見“洞庭水魚”“重慶火鍋”的招牌,這是到了哪啊? 老實說我不喜歡和自家人逛街,雖然他不是那種完全沒有欣賞水平的男人,雖然他的態度近年來大有改觀。我問過很多人,有興致和耐心陪女人逛街的男人幾乎還沒出生,除非另有目的。而他們購物時也很少選擇,基本是直奔主題,一錘定音,幾分鐘搞定。這也許就是偌大一條男人街蕭條冷清的原因吧。女人則不同,她的樂趣不在結果,而在過程,與購買相比,那種選擇,比較,鑒別,談論,更精彩更有價值,所以當我在中商百貨耗時兩個多小時一無所獲時,心裡並不懊惱。我想,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和我一樣只看不買的應該不在少數。現在不都提倡低碳了麼?除了鈔票,咱也不缺什麼,對生活要求並不高,廉價衣服有的穿,粗茶淡飯有的吃就足夠了,幹嘛把那些不等急用的東西買回來囤積在家裡呀?呵呵,或許這多少有點酸葡萄心理。唉,權當散步吧,逛公園是逛,逛馬路是逛,今天,就陪我逛街吧,身在鬧市,心處雲端,看滾滾紅塵,觀芸芸眾生,這樣的高度,這樣的境界,不是誰都能達到的。 回來的路上,由於疲憊,以至於一個新疆歸來的人講述那裡的風土人情生活習慣我都沒認真聽,現在還有點遺憾呢。晚了,流水賬就記到這吧。 文章來源:紅豆無言的BLOG |造型師白白的BLOG | 陸寧的BLOG--寧靜致遠 |腎臟主任醫師程曉霞的部落格 | 阿俗——走走看看 |生活 淡然從容 | ABC果果的幸福時光 |張筱雨部落格 | 姝然的故事你不懂 |青年作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