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你是春天在我的回憶裡燦爛,你是水在我的心底溫柔,你是遠方在我的思念中走近,你是風景在我的人生中永遠。 ------題記 不覺間已是春天,推開窗,似曾相識的燕兒正在屋簷下翩然嬉戲,此去經年,把昨日的風雨壘成今日的愛巢,生生世世,苦卻樂著。 放眼,桃紅柳綠,小園香徑獨徘徊,清風 舞袖,弄花香滿衣,幾片花瓣隨風輕舞飄然落下,拾一片放於手中,澀澀的酸楚---落花風雨更傷春,黃昏只對梨花,春早已把相思染紅。 一眼千年,誰的眼角觸了我的眉,牽住我流盼的目光?不知不覺間陷入那片幽深的海洋,心惻隱地柔軟起來,繾綣如煙柳,千般滋味在心頭,思念如絲,思如雨,雨綿綿。 行走在風塵世俗,只奢求 一種靜水流深的情感,夢一回清涼的似水愛,似水,不黏不滯,不妖不癲,清淡著心情與容顏,就這樣安靜於天地間,與時光恆久遠 風鈴的呢喃掛在深邃的天空,輕輕搖響抒情的初春,闌珊,香銷輕夢還,而今才道當時意,心緒淒迷。紅淚偷垂,滿眼春風百事非, 昨日的夢裡,路過的風景請為我收藏。 對著屏,任由思緒無邊縱橫 ,卻不能恣意 自己的心靈,有人說我敏感,有人說我冷,沒有反駁,夜,有一扇為我開啟的窗,無論多晚,無論風雨, 一種愛,深刻過朋友,清淺過情人,心靈之外,還需怎樣的回應?  沏一杯茶,從熱到涼,或掩卷靜坐,或吟一首詩,聽一曲音樂,唏噓的流年,也許沒人知道內心真正的聲音,卻擁有作為女人愛情之外的富有,足矣。 誰到春愁細細添?風定落花香,雨余紅更嬌。淡淡的幸福瀰漫,如茶……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爸爸的腿壞了,我沒有什麼特殊感受,每天晚上抱著親人好友送來的桂圓荔枝吃到父母紛紛睡去,那彷彿對我來說卻是件好事,唯一不好或許僅僅在於那有力的呼嚕聲讓我在寂靜的夜晚感到害怕。 再後來,媽媽陪爸爸在蕪湖做手術的時候,好些日子不在家。我們幾個孩子看著家上著學。那時候,我們似乎只覺著多了份自由,可以毫無顧忌的坐在電視前邊看電視邊寫作業,沒有人會叫我們幾點睡覺。 或許是我太小太不懂事,更或許是因為內心有一種堅定的感覺,很多事情像日出日落一樣永遠在。就像愛,永遠都在,你珍不珍惜,她都在,堅定地在。 直到乾爸突然的過世,接二連三以懷念為主題的夢境,我才開始意識到關於逝去,消失的意義。一個面孔,一個聲音,一種笑臉,一個生命,曾經在你的眼前那麼清晰,然而最終只能留在夢裡。 再後來,我越來越小心翼翼的看待生命,看待歲月。也小心翼翼的珍惜。 我被我親眼所見的一場車禍所嚇倒,我在現場只能合併雙手,用輕輕顫抖的聲音說著沒有意義的話語,釋放我的恐懼與內心奇怪的觸動。 很多不經意間,很多不經意間,很多東西就消失了。有的會再回來,有的卻沒有。 如果,我說如果,在你的身邊曾經有過熟睡的面孔,在你的耳邊曾經聽到過平穩的呼吸,那你就應該知道,歲月的確是像流水一樣在我們身邊輕輕流過的,它絕不是無聲無息,如果你再細心一些安靜一些,你應該能聽到那潺潺的,如同流水一樣的歲月的聲音。 然後你就能明白,我在它們逝去的時候流的淚水。